省政府信息  
站内检索   
    邮箱
当前位置:辽宁省文化厅 ->  全省文化信息联播
  全省文化信息联播
沈话重头戏颠覆“刺秦” 荆轲不想杀秦王
    来源:《沈阳晚报》    更新时间:2006年11月22日

    由作家莫言编剧的话剧《我们的荆轲》,正在紧张地排练当中。作为沈阳话剧团参加沈阳第六届艺术节的重头戏,该剧不但请来了总政话剧团名角徐晓青和空政话剧团王磊担纲主演,还请来了曾经在《霸王别姬》中和莫言有过合作的空政话剧团导演王向民担任导演。值得一提的是,莫言笔下的荆轲却并非人们印象中的英雄侠士,而是一个工于心计、想扬名后世的刺客。 

    让荆轲不再是英雄 

    在人们的印象里,荆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,他的义举也让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成为了经典。但是作家莫言对此似乎有着自己的想法。创作过《红高粱》、《檀香刑》等小说的莫言,写话剧时表现出了作家的思考。莫言说,《我》剧就是一部另类作品。“荆轲刺秦”的故事被讲了2200多年,但他只对一个“历史细节”特别关注,那就是史书所记载的“袖绝”,他觉得在战国时候纺织业已经到了一定的水准,大王的衣袖不会轻易被扯断,所以这其中必有缘故。而本剧的所有“假设”均源自“袖绝”。“袖绝”假设的戏剧极点是:荆轲用手中指头上的暗器,划断了秦王的衣袖,故意让他遁逃,荆轲为什么要如此行刺,还秦王以生命,给自己以灭亡?《我》剧就是在为荆轲的另类行为寻找答案。导演王向明说:“这一奇特的故事结构,将颠覆千余年来对荆轲的英雄化描述。” 

    皮影戏呈现“荆轲刺秦” 

    关于《荆轲刺秦》的故事,在中国的艺术史上已经被重复的不能再重复了,近年来,陈凯歌的《刺秦》、张艺谋的《英雄》,就连《夜宴》也有很多“刺秦”的影子。而莫言版的“荆轲刺秦”,没有了宏大的场面,却是一个力求简洁的故事。导演王向明说,“《我》剧正在向话剧的本体回归。它没有对故事进行复杂性的编纂,故意追求什么史诗感。”在舞台设计上,他运用了传统的皮影戏的手法来表现荆轲的“作秀”,他觉得皮影是演给人看的,而荆轲也是演给人看的,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让自己留芳百世。所以他提出一个“白色盒子”的概念:舞台空间由三面白幕合围,正面白幕几乎横向灌满舞台……整个舞台是“永久性布景”,没有迁换,没有桌椅之类的“大道具”,人物席地而坐、高低而立,展开一张席子就是大床了。 

    莫言是舞台双刃剑 

    “燕姬”是历史上所没有记载的人物,但她却成为了这部戏的灵魂。徐晓青说,她是第一次演这样的角色,不但有大段的半文半白的台词,而且人物的位置非常特殊,她相当于一个导演,教了荆轲如何去演好这场戏,而“断袖”这场戏就是刺秦的预演,很有意思。王磊表示,“荆轲这个人物不再是人们印象里的英雄了,而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刺客,这一点虽然和以前的观点不同,但却很符合人性的发展规律,因为荆轲知道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能改变历史的,所以他选择了新的方式。” 


 
 

  共有477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
打印文章】  【关闭窗口】        
 
  
| 关于我们 | 使用帮助 | 版权声明 | 隐私声明 | 网站地图 |
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北陵大街45-11号    辽ICP备07002464号  
主办单位:辽宁省文化厅  承办单位:辽宁省文化厅信息中心   
文化厅微博
文化厅微信